捧紅聶遠秦嵐爆款奇蹟劇《延禧攻略》難複製?

2019年06月09日     7,166     檢舉

時間倒退回2017年6月15日,《延禧攻略》在上海舉行開機發布會,主演秦嵐、聶遠、吳謹言、許凱等亮相。此番是聶遠和秦嵐第三度攜手合作,被問及是否期待擦出新的火花,聶遠直呼:「秦嵐在我眼裡是一個人好戲好,長得又好看又討人喜愛的好演員,所以我非常願意跟她合作。」

當時,已經淪為過氣演員的聶遠坦言:「不管是戲劇還是影視劇,它都是劇本,所以我現在接戲自己首先看劇本。當我看到《延禧攻略》劇本的時候,我幾乎是一口氣把它看完的。劇本的情節緊湊,故事讓人想接著看下去發生了什麼。我對劇本的要求還是很高的,但是這次真的可能是近十年沒有看到的好的電視劇劇本。」

當時開機後,過幾天疑似於正錄音曝光,裡面他說「我都拍了十幾部清宮戲了,他們跟我比真是見鬼了。看看我們妃子戴的,呵,她們戴的什麼鬼,不知道是不是太窮了的原因,好low哦,哎呀覺得好隨便的一個戲,娘娘們在一起覺得跟青樓女子大集匯似的,我覺得這不是墮胎傳,這是海上花列傳。這張周迅挺老的,臉上估計填了玻尿酸。「

當然,估計誰都不會把這些話當回事,第一未必是於正本人親自說的。第二,周迅、霍建華、張鈞甯、辛芷蕾、陳沖、鄔君梅、董潔合作《如懿傳》陣容遠比《延禧攻略》要大,新麗傳媒身為影視劇行業的頂級航母,不可能做清裝戲,干不過日落西山的《延禧攻略》。

畢竟聶遠過氣多年,前幾年「打架進監獄」讓他名聲大跌,秦嵐在《南京!南京!》以後也沒特別爆款的神劇,女一號吳謹言根本沒有人氣,還曾被《八佰》換了角,沒任何可能比《如懿傳》有流量,但是暑假時候奇蹟就是這麼誕生了!

2018年暑期檔,《延禧攻略》在愛奇藝上線後,播放了12集,瞬間播放量達到1.1億,26日,該劇全網播放量突破133億。30日,該劇播放量突破150億。一向周播的愛奇藝,乾脆順應劇迷要求,改為日更,讓《延禧攻略》力壓《如懿傳》變成去年網絡的「劇王」。

該劇於2018年9月24日正式登陸浙江衛視並創下同時段收視第一的成績。2018年國慶長假期間,白天檔多集連播平均收視近0.7,最高實時收視達1.39,名列白天電視劇收視第一。

10月6日在TVB播放大結局,跨平台最高總收視高達39.2,共257萬觀眾收看,該周平均收視為37.1。截止2018年10月,為TVB年度的收視冠軍,也創造了內地劇在TVB的收視最高紀錄。

而在《延禧攻略》熱播前,其實很多人都不看好這部劇,於正隨著「瓊瑤抄襲案」身敗名裂,後來《半妖傾城》《美人為餡》《鳳囚凰》都沒打到如此現象級的觀影熱潮,而且《延禧攻略》在豆瓣網最終高達7.2分,也是難得的。這也是於正在《像火花像蝴蝶》後,時隔5年,首部豆瓣過7分作品。這部戲到底是怎麼紅的?

任何一部市場爆款的影視劇,雖然普遍上說是營銷費在支撐,但都是離不開營銷策劃。

至於如何做,「很多策略其實是一開始就定下來的」。愛奇藝市場營銷負副總陳宏嘉詳細介紹道,「首先要穿透藝術圈,通過這部戲中道具(比如刺繡等)的高級品質,好好宣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美;」

其次是深入研究清朝歷史,盤點劇中每一個人物角色上下兩三代的關係,甚至把同一個人物在《環珠格格》《甄嬛傳》的角色做了勾連,幫助大家把歷史變得更有趣,讓更多人感受到歷史的魅力;

第三是高效利用主創的粉絲,進行飯圈營銷,儘管女一號吳謹言並沒有多少粉絲,但可以前期通過於正、秦嵐、譚卓、佘詩曼等核心主創的粉絲力量進行劇集預熱,然後通過核心粉絲的宣傳逐步滲透,直至集結成片,「我們在這塊紮根扎得很深也很久」。

「這個項目沒有上線之前,用戶沒有看到劇,他對劇情內容包括人物角色,是沒有概念的。」愛奇藝市場部內容營銷總監陳麒伊的策略是逐步「代入」 ,一層一層把用戶召喚過來,比如通過「於正轉正」、「爾淳回來了」引起人們的關注,並且借用譚卓在暑期檔熱賣30億票房《我不是藥神》的人氣,順利為高貴妃圈粉……

陳麒伊續介紹道,劇中女主魏瓔珞,一反常態的「黑蓮花」,簡直像開了掛一樣,和以前的「傻白甜」女主完全不一樣;聶遠飾演的皇帝,有很多小癖好,比如喜歡蓋章,堪稱「彈幕鼻祖」,也很有血性,但「在生氣時只能去踢太監的屁股,也會被他媽媽逼著生孩子,這都是很貼近生活的一些事情」。

他稱,「我們把這些點給放大,試著做了很多娛樂化的話題,引導用戶去觀劇,再往後就是觀眾根據自己的真情實感去追了」。

「很多熱搜,我們做的也很生活化,比如『皇帝踹琥珀』,以前哪會有人拿這個當宣傳點。」為了契合年輕人溝通方式,陳宏嘉回憶說,團隊也運用了一些二次元甚至2.5次元的操作方式,「我記得第一集上線之前,我們只丟了四個字母yxgl,就是《延禧攻略》四個字的首字母」,這是屬於年輕人的語言,這也讓他們開始覺得清宮劇離他們並不是很遠。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