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段婚姻,4個男人,被上帝親吻過臉龐的女神,如何讓優雅永存?

2019年05月10日     2,568     檢舉

作者 | 盧璐

來源 | 盧璐說

在今天,活在世界上的女人,每個人對美麗都會有自己的想法和嚮往。但是到底什麼才是美麗呢?在人們心中,什麼是最美麗的東西,是最美麗的形象呢?一百個人心中有一百種答案。

其實每個人都知道,美都會逝去、會老去的,但是有唯一一項不會老去的,就是優雅。

今天我們要說的,就是世界上最優雅的女人。也許會有人比她更美麗,但是絕對不會有人比她更優雅。

提到優雅永遠會想到的女神,就是奧黛麗·赫本。

1929年5月4日,奧黛麗·赫本出生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一個貴族後裔家庭,母親為荷蘭女伯爵,父親是銀行家,但也是一個法西斯主義者。

童年時期的赫本過得很快樂,從小就讀於貴族學校,學習芭蕾舞。所以赫本從小就具有貴族的氣質。

但世界從來不會太寬容。

1940年,荷蘭安恆被納粹侵占,包括赫本舅舅在內的諸多親人被殘害。由於長年食物匱乏,赫本的健康狀況也迅速惡化。

赫本曾夢想成為首席芭蕾舞演員,在她身上最為耀眼的那一個閃光點,便是她對芭蕾的那一份堅持。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一個孩子的夢想更堅定的了,」她曾回憶自己在二戰中跳芭蕾舞的經歷:「我想要跳舞的渴望超過了我對德軍的恐懼。」

在德軍幾乎橫掃全歐的時候,在奧黛麗即使舞鞋受損,沒有新的舞鞋可穿,依然堅持跳舞。就算只有木製舞鞋,她也從未停止過跳芭蕾。

赫本擁有很多雙芭蕾舞鞋,只在顏色和材質上的變化,款式變化不大。我們在赫本跳舞的一些舊照中,可以感受到她對芭蕾的享受,在那一雙雙破損的舞鞋中,可以感受到她對芭蕾的熱愛。

她的腳一定是因為練習而疼痛過,她也一定在某個高難度動作中受挫過,突破過,得勝過。

而後,奧黛麗·赫本進入英國倫敦的瑪莉·藍伯特(Marie Rambert's)芭蕾舞學校繼續學習,但由於年齡和身高原因,她被告知,她無法成為一名一流的芭蕾舞者。

(曾經練習芭蕾舞)

於是在老師的建議下,赫本轉戰「演員」。

在奧黛麗·赫本出演的電影《荷蘭七課》中,飾演一位空姐,用英語和荷蘭語向觀眾講解,正式開始了她的銀幕之路。

也就是從那開始,她在銀幕內外幾十年,成為全世界眼中 「有史以來最美麗優雅的女人」。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充滿著太多的未知與不確定。赫本曾經無比喜愛芭蕾舞,渴望著跳舞,卻最終陰錯陽差地變成了一名銀幕演員。

夢想與現實時常交錯在人的一生中,始終堅持自己的夢想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但與此同時,也要發現命運對你的號召。

就如赫本一般,即使沒有在芭蕾舞界旋轉飛馳,但是在銀幕內外卻變成了一個傳奇。

此後她還出演了歌舞劇《高跟紐扣鞋》、《塔塔醬》、《開胃醬》,出演了電影《野燕麥》、《天堂里的笑聲》等,從最小的配角開始磨鍊自己。

成功的花兒,人們只驚羨她開花的明艷,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鬥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

在我不會演戲時,我被叫去演戲;在我不會唱歌時,我被要求唱「FunnyFace」;在我不會跳舞時,我被要求與弗雷德·阿斯坦共舞——所有這些,我都沒有準備過,為了能做到,我就近似瘋狂地嘗試和努力。

——奧黛麗·赫本

在去法國拍攝《前進蒙特卡洛》時,赫本與法國女作家柯萊特夫人偶然相遇。

第一次見面,這位傳奇作家就被清雅靈動的赫本打動了,認定赫本就是自己作品《金粉世家》的主角GIGI,於是邀請她到百老匯出演舞台劇。

從此正式開啟了赫本在美國的演藝之旅。

赫本憑藉出眾的演技,讓該劇一舉成功,飾演的GIGI廣受好評,在美國連演219場,收到很多劇評家的好評,並且斬獲戲劇世界最佳女主角獎項。

而與此同時因為得到《雙姝艷》導演的推薦,赫本參加了新影片《羅馬假日》的試鏡,這一次的試鏡也頗有傳奇色彩。

她表演了電影中的一段場景,導演說了「停」之後,攝影師還是讓攝影機一直工作下去。正是由於接下來的這幾分鐘的預演之後,赫本最終俘獲了這部電影。

從最開始的背景板,到能說上幾句台詞的小配角,再到赫本的第一部正式「女主」,終於在1952年,赫本迎來了她的收穫!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