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接受媒體稱為聖奧黛麗赫本,1989年聯合國演講看得人都哭了!

2019年01月02日     1,433     檢舉

小編的話:奧黛麗・赫本並不只在她的最後一部電影《直到永遠》(史匹柏導演)中扮演天使,在電影之外她也一直如天使般在幫助別人。「所謂樹大招風,」在電影界功成名就、影響力非凡的奧黛麗・赫本深知這樣的道理,「我希望我的名氣可以用來幫助兒童。」

奧黛麗・赫本

1959年奧黛麗・赫本在《修女故事》裡面扮演修女,是一個愛上帝甚於一切的人。在白色修女袍的映襯下,她美麗的臉龐更加動人,因為她立志要改進剛果地區兒童的生活,她的「靈魂伴侶」羅伯特覺得這部電影真是奧黛麗・赫本的心理寫照,即使到今天他都沒有勇氣看這部電影,1989年與奧黛麗・赫本與她在《修女故事》里的表現竟不謀而合,現實生活中的奧黛麗・赫本穿著牛仔褲與運動鞋,深入衣索比亞去撫慰每個兒童的心靈。

奧黛麗・赫本《修女故事》

1988年,奧黛麗・赫本的兩個兒子,與第一任丈夫梅爾的兒子西恩還有與第二任丈夫安德烈的兒子盧卡都已經長大成人,她開始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工作,而這也是她生命最後五年里主要的工作:擔任的親善大使。奧黛麗・赫本相當適合這項工作,沃德斯說:「她一直都很反對歧視、不寬容與憤怒這些行為。也許這些行為不是針對她,但只要是她察覺到的,她也不喜歡。或許這是她對待每個人都力求公平公正的原因。她尤其不能忍受不公平的事情被她看到。」

奧黛麗・赫本

對此,奧黛麗・赫本說得更簡單:「我這一生都渴望扮演那樣的角色,我終於得到了。」她代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出使到澳門、日本、土耳其、芬蘭、荷蘭、中美洲與澳洲。奧黛麗・赫本散發出她內在最善良的本質。當奧黛麗・赫本在聯合國的工作受到矚目時,有時媒體開始稱呼她為「聖奧黛麗・赫本」,她甚少受事情所困擾,但這樣的稱呼卻令她困擾不已。

奧黛麗・赫本

畢竟,奧黛麗・赫本是個人,而尊稱她為「聖奧黛麗・赫本」,就否定了她人性中所有的掙扎與自負,這樣的稱呼遠超過她原本的出發點。「畢竟,」奧黛麗・赫本說:「我只是做些其他人也會做的事情罷了。」雖然奧黛麗・赫本的行為很值得讚美,但她跟我們一樣是凡夫俗子,她也承認,在忙碌了一天後,她會抽根煙,喝杯威士忌。

年輕時的奧黛麗・赫本

奧黛麗・赫本在聯合國演講時這樣說:「人們最常問我的一個問題是:你為聯合國兒童基金真正做了些什麼?很明顯,我的職責是通過自己的努力,使社會了解和意識到兒童的需要。如果我是一位通曉教育、經濟、政治、宗教、文化和傳統的專家的話,我將更能了解當今世界上的兒童問題。然而我不是,我只是一位母親。」

奧黛麗・赫本在中國

「我和其他許多聯合國兒童基金組織的志願者奔赴世界各國努力籌集資金,與此同時,我們也要喚醒人們與另一種形式的黑暗作鬥爭的意識——人們因為缺乏信息,所以不知道向這些孩子伸出援助之手是多麼的輕鬆簡單。而聯合國兒童基金組織的作用正在於此,幫助那些需要幫助之人實現自助,給予他們發展的幫助,使他們可以獨立而有尊嚴地活著。」

奧黛麗・赫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