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君和小娘?《知否》里的那些奇特稱呼,是胡搞還是講究?

2019年01月02日     7,369     檢舉

昨天,萬眾期待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盛大開播(為什麼說盛大?因為女主家姓盛),這也是趙麗穎和馮紹峰結婚以來,第一次銀幕同框……

男女主相遇,馮紹峰和趙麗穎夫婦

雖然,目前播出的兩集,幾大流量主演都還沒亮相,出來的畫風是這樣的……

女主小時候,劉楚恬飾演

萌萌噠小明蘭

該劇是根據網絡作家關心則亂的同名小說改編,故事發生在北宋年間,揚州一個官宦家庭盛家。目前,電視劇里還沒出現朝代背景的交代,但兩個小男主一出場就討論了一段高遠志向——他們想一文一武收復燕雲十六州,那麼很明顯,就是宋朝了。

馮紹峰和王仁君小時候……

當然,雖然有著名歷史名詞,它卻不是一部歷史劇,這部劇主要講的啥內容呢?官方宣傳是:通過北宋官宦家庭少女明蘭的成長、愛情、婚姻故事,展開了一幅由閨閣少女到侯門主母的生活畫卷,講述一個家宅的興榮,古代禮教制度下的女性奮鬥傳奇……用我們通俗的話講,這又是一部大女主戲,而故事的大局,是一部宅斗劇。

就是這個少女的成長、愛情、婚姻宅斗大戲

1.女主家的宅子到底多大

以我們現在的城市家庭結構,宅子幾十平,成員通常是爹媽加獨生子女,多的也就一個兄弟姐妹,想鬥起來,大概只有子女不聽話的時候,父母同仇敵愾進行混合雙打……

女主挨打

但,在追求多生優生,為國家貢獻人頭稅的古代,一個大戶人家,不分家的情況下,光一代人口就比我們祖宗幾代加起來都多。那麼,看看女主盛明蘭家的宅子到底有多大呢?盛家家主盛紘不算什麼高官,按出場說的,是揚州知州的副手——通判,相當於揚州二把手。家裡有一個正妻、兩個小妾、男孩三個,女孩四個。所以,該劇剛播出,就有人大呼:這個宅斗戲,好像宅子不夠大呀。

一家之主盛紘

我們先來看看宋代的通判,大概相當於一個什麼官。《宋史·志一百二十·職官七》記載:「宋初懲五代藩鎮之弊,乾德初,下湖南,始置諸州通判……時大郡置二員。餘置一員。州不及萬戶不置」,通判是宋代為了防止唐末藩鎮坐大的局面而設置的官職,大一點郡里有兩個通判,小一些的,就設置一個,如果一個州連萬戶家庭都不足的,就不配置通判了。

這段記載,大概是泛指,因為,宋朝的行政區劃里,已經沒有了郡,而是路、府(州軍監)、縣幾個等級。

話說回來,從「杯酒釋兵權」開始,宋朝就用文官坐鎮各大州府,稱為知州,但就是這樣,天子也是牽著腸子掛著肚——不放心,於是又派一副官——也就是通判作為監督。通判的職責:「凡兵民、錢穀、戶口、賦役、獄訟聽斷之事,可否裁決,與守臣通簽書施行。」就是說,長官想幹啥,得和通判一起簽字才能生效,因此,通判也稱為「監州」,雖然是下屬,但就是監視你一人獨大來的。大概,就相當於現在的市長和市委書記,或市委秘書長的關係。

《水滸傳》里,宋江就是被通判給告發,從而逼上梁山的。可見,通判的監管範圍大大的。

盛家家主穿上官服了,大宋大官帽

不過,想就此論清楚盛家家長屬於幾品官,好讓大家有個直觀概念還是不容易的。宋代的各州大小不一樣,官職的品階也就不一樣。而且,宋代的官職系統繁雜,分為實職和虛職,本官位是一個官職,實際去乾的活,是另外一個官職該乾的內容。比如,在朝廷里的三品大員,被派到地方去當通判,那麼,通判就是他實際乾的事,而三品大員那個官職,只是他拿工資的職位,該職位的本位工作,又有其他人替他「權知」幹著。

典型的像包青天大人,淳祐二年擔任龍圖閣直學士、右司郎中,但他實際的活兒是「權知開封府事」,那麼,他只需要管開封府就行。也就是他經常自稱的「本府」。而在外人嘴裡,他又經常被叫「包龍圖」。

也就是說,通判只是差遣官,並沒有實際品階,每個通判,都有他自己的本官位,也許是一品,也許是九品,並不固定。從盛家大老爺的描述,他是被從京城踹出來的,他的本位官職應該不是那麼高,至少,相比起宰相、侯爺等既貴且富的大宅子,通判家宅斗,似乎格局確實小了一點。

不過,正所謂「三個女人一台戲」,兩三個女人就能斗破蒼穹,更別說,還有他們開枝散葉下來的一大家子。不鬧幾個矛盾,斗出點花樣,欺負欺負小三,滿足一下現代女性強烈譴責第三者的訴求,難道聚在一起搓麻將嗎?

2.各種稱呼是真的嗎?

除了宅子問題,該劇另一個被人吐槽的點,是各種稀奇古怪的稱呼——把家庭里大老爺稱為「主君」,嫡母稱為「主母」,其他生了孩子的小妾,從上到下,都稱為「小娘」。因為這些稱呼都是平時已知的稱謂里不常見的,因此,甭管是否符合歷史,大家聽著,都忍不住先尷尬一遍。

其實,一家之主的男主人稱為「主君」,是有史可考的。早在先秦時期,「君」就是下層或孩子們對貴族、長輩們的一個尊稱。

後來,「家君」「尊君」「家公」這類的稱呼不絕於書,如「君與家君期日中。」——《世說新語·方正》;「此尊君不肯耳」《晉書·王述傳》;「吾年幾三十,而不為家公所知」《晉書·山簡傳》,等等。君已有代指尊稱一家之主的意思,那麼「主君」一詞產生,也就順理成章了。

最初,「主君」一詞大多指國君,《史記·三十世家·魯周公世家》:「齊景公使人賜昭公書,自謂『主君』」;《左傳·昭公二十九年》:「齊侯使高張來唁公,稱主君」。一國之君是主君,一家之主,也是這個家庭里的最高長官,因此,「主君」變為一個小家庭的老爺的代稱,就隨之出現了。北齊顏之推在《顏氏家訓·風操》里就有說:「失教之家,閽寺無禮,或以主君寢食嗔怒,拒客未通。」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