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臨終想見梁思成,遭拒成終身遺憾,她到底想和梁思成說什麼

2018年12月17日     5,973     檢舉

提起林徽因我們很容易便能量想到另一個人,那便是林黛玉。除了二者有一個相同的姓氏之外,其實兩人還有許多的共同點,比如說吸引人,抑或是體弱多病。

不過林徽因雖說體弱多病,但是卻一點都不嬌弱,而且很有風骨。當年抗戰時期梁從誡曾問過林徽因,若是日本人戰勝了怎麼辦?

林徽因的回答充滿了風骨,「門外便是揚子江!」手無縛雞之力的林徽因不能真正的上戰場保衛自己的國家,但她卻有殉國之心。這一點幾乎便超過了當時八成的文人。

一、怎能在祖國最需要我們的時候,去國外享福?

林徽因的身體幾乎就是在結婚後突然間虛弱了,其實這是因為林徽因在婚後不久便誕下了長女,而林徽因當時所處的位置是東北。

生兒育女本就對身體傷害不小,再加上林徽因工作狂的本質,所以中國傳統的坐月子林徽因也是沉浸在工作之中。更何況林徽因雖說這些年走南闖北,但中就是一個南方人,所以東北的嚴寒對林徽因的傷害還是不小的。

林徽因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患上了很嚴重的肺結核,若是在此之後林徽因好好調養的話,那麼這個病也早就好了。奈何在病情剛有好轉的時候,林徽因就迫不及待地開始了自己的遊歷。

在此之後的十五年內,林徽因和梁思成走了15個省、194個縣城,親自考察測繪了2738處古建築,也正是這段時間的操勞,讓林徽因的肺病癒加嚴重。

1940年時,林徽因隨中央研究院一起到了李莊,李莊的條件自然是算不得好的,低矮的茅草房就連遮風擋雨的基本需求完成的都很困難,所以林徽因在此病情急劇加重,甚至連續幾周都發著40°的高燒。

李莊別說進行肺病的治療,就連藥物都是短缺的。當時美國許多的研究機構都看準了這個時機,此時邀請林徽因夫婦的成功率是最高的。但最後林徽因放棄了前往美國治療的機會,安心的在國內一邊同病魔戰鬥,一邊工作。

林徽因當時拒絕美國人的理有非常簡單,「怎能在祖國最需要我的時候離開故鄉?去國外享福呢?」

後來的林徽因也是如此,眾所周知,林徽因是國徽和人民英雄紀念碑的主要設計師,可是我們又知道當時林徽因的肺已經幾乎千瘡百孔,每日都要吃著一大把藥來維持。

她之所以還在工作的原因和原來一樣,怎能在祖國最需要她的時候去享福?

二、誓死只為保住古建築

要說我國建國時哪個城市的古建築最多,那絕對是北京了。當然了此時所說的古建築自然不是民居,而是真正由大家所設計的建築。不過北京作為當時的首都是一定要擴建的,否則眾多的工廠和大樓要建在哪裡?

而擴建便面臨著一個問題,那便是北京原有的建築怎麼辦?其實這個問題在一般人的眼中幾乎算不得問題,答案呼之欲出,便是拆掉。

但在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眼中自然不是如此,畢竟這兩位可是真正的「財迷」。北京眾多古建築的價值幾乎是不可估量的,而擁有這一大筆財富的自然是我們的祖國。

無論是林徽因還是梁思成在當時都非常的確定一件事,無論是城牆也好、王府也好,若是此時沒能保護下來,以後絕對是會後悔的。

但無論是梁思成還是林徽因都是人微言輕,雖說在學術界這兩位是當之無愧的執牛耳者,但在政治上面卻是毫無作為。

所以最終北京眾多的古建築被拆毀了大半,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明清古城牆。在古城牆被拆毀之前,梁思成曾於當時的北京副市長吳晗有過一次爭吵,奈何最終城牆還是被拆了。

當時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婦手扶著磚石痛哭流涕,因為他們知道北京最貴重的建築自此完全的消失了。

後來林徽因在一個社交場合上偶遇了吳晗,當即指著吳晗的鼻子大喝"你們真把古董給拆了,將來要後悔的!即使再把它恢復起來,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

之後林徽因許是絕望了,許是為了抗議,總之不再接受治療,甚至就連之前用來維持病情的藥都不再吃了,自然很快便病倒了。

三、死前只想見他一面

剛滿50歲的林徽因就這樣住進了醫院,之前的病根再加上北京的風寒,最後城牆被拆的心碎,徹底的打垮了這個堅強的女人。

次年初,正是北京一年中最冷的時候,林徽因叫來護士,想要見梁思成一面。當時已經凌晨兩點了。

此時的林徽因絕沒有現在受尊敬,畢竟在當時的人眼中林徽因可不是什麼保衛古建築的衛士,而是阻礙社會發展的老頑固。

所以護士拒絕了林徽因的要求,告訴林徽因等天亮再通知梁思成。奈何林徽因沒能挺到天亮便去了。

林徽因想要和梁思成說什麼也就成了一個千古的謎題,不過想來答案也是呼之欲出的,那便是保衛古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