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和下西洋:為何捨棄年輕貌美的女子,只帶年過50的老嫗?

2018年11月22日     1,026     檢舉

古言:「有女同行,航行不利。」

但這一次不僅僅是航行,而是將整個大明社會分門別類,安置在不同的船艙裡,移到一望無垠的大海上的一個瘋狂之舉。

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行動,是國力昌盛的表現,沒人敢預測它的失敗,更沒人能預測它的成功。

下水前,沿海地區,炮坊裡的工人日夜兼程,精緻瓷器也從各地運抵南京,綾羅綢緞堆積如山,專門從南京當地運出。鐵器,銅器,錫器的製造和修理的工具到處都是。

有些人已經收到了安家的款項,喜形於色。

鄭和親自請來的舌人(也就是翻譯)已經開始登船了,還有幾名懂多種方言的人緊隨其後。

她們這十幾個老太太中間,有兩名穩婆。

與其他巨型木帆船比起來,她們即將登上的這艘小船非常的小,看上去像個不起眼的小不點。它揚起的帆甚至沒能遮住火辣辣的日頭。

她們中的一位抬起頭來看了看最前方的船隊。那是寶船,這是領頭人的船,鄭和的船。

據說船中的最長者,長4仗4尺,闊18仗。在這個老太太的眼裡,它們中最大者的船身與大海一樣無邊無際,它揚起的帆足足有12帆之多,看起來就像天龍的翅膀。

她們進入小船後,各自坐定。

她們將與62艘寶船,255艘小船,27870士兵一起開始這次遠航。

每個人都見識了這次出航的偉大,可沒人能猜到船上唯一的女人們是用來做什麼的。

「我們是來給官兵們補襪子的,專做針線活。」

「這船上不是有備用的衣服?」

帶著疑問,大家轉頭看向穩婆,覺得比自己更沒用的就是那兩個人,在全是男人的船上,穩婆幫誰接生去?

起航之時,這群老太太個個屏息以待。

號角已經吹響,老百姓們的祝福聲也開始漸漸落去。這一次,她們真的要出海了,在生命的後半段還能遇上這樣的奇事,當真是不可思議。

聽說,鄭和的寶船在最前面,其後還有運輸馬的船,裝滿淡水的船,以及全是糧食的糧船。

鄭和船隊模型

這群老太太年紀一大把,卻是巧手一雙。鄭和帶上她們就是為了防止男女之事,她們自己也能感覺到這一點。人老了,對那種事沒興趣了,所以人家才會瞧上你。這也算是工作的特殊要求吧。

一夜之間,她們已經離開了大明的內陸,遊蕩在了大海上。

晚上,人們爬上桅杆將燈籠掛起,方便和別的船聯繫。可是別的船在哪裡?站在船頭的一個老太太舉目遠望,最近的大船離她們這邊有500米。

夜裡,四海平靜,波瀾不起,夏天的月光是瑩白色的,彷彿一個周圍燃燒著無數白煙的扣環,海面上倒影著一灣殘月的影子,沒過多久就被新趕上來的船隻劃破了。

每艘船上都點了燈籠,高高地,飄揚在夜空中,彷彿一串糖葫蘆。

「如今他們的衣服,襪子都是新的,我們還可以休息幾天,可是這一趟出去,得什麼時候才回得來。」

「我倒是沒想著回來,以前跟著父親一起捕魚,每次我都得站在岸上等,等哥哥與父親回來,我想跟他們一起去,但始終不行。如今倒是滿足了我這個念想。」

最後說話的這位,如今姓名已無從考察,只知道她年紀大了,是一個技藝精湛的繡娘。我們姑且就叫她繡娘好了。

「聽說我們要去佔城國(今越南)。」

「你聽誰說的。」

「流言蜚語裡聽來的。」

夜深了,船隊還在全速前進。很多船上的水手激動得睡不著覺,這是他們生死未卜的一戰,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富足的船隊。

如果這些船是一些零星的小島,那這些小島必定是神明在的地方,是真正的財富烏托邦。

船上設有小型的佛堂與道觀,僧人們正在裡面為此次航行祈禱。占卜八卦之人也在船上行走。不一會兒,他們就全被管事叫到身邊,管事人親自下達了命令:在這船上,只能有吉兆,不能卜凶兆。

他們點點頭,回到自己的倉位。

天亮了,繡娘們還沒有睡醒,海平面上就閃出了一道金光。都說這是好天氣的預兆。

有消息傳來,從昨天開始就有數名農夫被召見,被要求長時間的站立著,觀察天象,預測何時會颳風,何時下雨。如今,這些農夫的使命就是準確的預測出,何時會刮颱風。

「我聽說佔城那邊可遠了。」

繡娘立即回答:「我聽父親說過,佔城其實是沿海地帶非常繁華的都市群。」

如今船隊已經航行了四個多月,官兵們襪子鞋子早就壞了,老太太們正在趕著修補,繡娘整個早晨就補了十幾雙襪子,此時,一百多名剃頭師傅正往來於各條大船,給無數蓬頭垢面的士兵們剃頭。

這次出航,在福州附近遭遇過一次暴風,耽擱了幾天,終於抵達佔城。繡娘們的船跟在後面,鄭和的寶船早已抵達,老太太們躲在船裡向外打量。

外頭真是鑼鼓喧天。佔城國國王聽說中國使節要來,舉國歡騰。遠遠看去,岸邊有很多勇士,排列成奇怪的形狀(象隊),年輕女人們的戰隊也很奇怪。

不一會兒,勇士與美女全都跪下了,鄭和舉著永樂皇帝的聖旨讀了起來,站在他身邊的有很多明朝的官兵。佔城國當時書面語通用漢語,所以也能聽得懂聖旨裡說的是什麼。

那天夜裡,繡娘們呆在小船上繼續縫補鞋襪和衣服,士兵們就到陸地上遊玩。

佔城國王還準備了全國知名的藝妓陪同。

鄭和下西洋

有舌人的幫忙,船隊在佔城待的時間不算短。

老太太們七嘴八舌:

「差不多遊歷了整個佔城。這幾天,大人正在教人們防瘧疾。」

「那兩名穩婆算是派上用場了。她們正在給佔城裡的孕婦普及衛生保健。」

「土人迷信,這幾天那兩算卦的都忙壞了。」

在佔城的日子裡,因為沒有時鐘,民眾們每到早上就擊鼓為號,簡直吵死了,到了晚上就規定三更一定要睡覺。

臨走時,鄭和已經教會了佔城人民做豆腐,種快熟水稻,建造防水房屋,還贈送了無數的瓷器,而佔城國王則送了滿滿一船犀角給鄭和。

鄭和在當地搜尋朱允炆的下落,可是上至官員,下至百姓,都說沒見過這號人,也從來沒聽說過。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