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稱得上國寶級的女演員不多,她是一個!

2018年09月27日     10,599     檢舉

在開啟本文前,文姨破例毫不臉紅的、義正辭嚴地吹捧一下:

周迅,中國第一個大滿貫影后,女演員集大成者。

她以元神捍衛榮耀,拿靈魂以祭戰旗,千千萬萬遍。

她是今日之巨星、昨日之精靈;她會在人群中閃光,她有一雙離天堂最近的眼睛。

周迅生於浙江衢州,爸爸是當地電影院的海報畫師,所以她在電影院長大,看過很多電影,一遍又一遍。

但周迅沒想過當演員,電影演員這個職業離普通人的生活太遠了。

所以,15歲的周迅報考了浙江藝術學校,學習民族舞。

學舞蹈的女孩,氣質沒的說。加上周迅生得精靈可愛,因此拍了很多掛曆和封面照。

當年,掛曆是當時中國小康之家的必需品,憑此可以知道哪天是節假日可以多領一斤豬肉二兩豆油。

因為需求量大、上牆期長、打開率高,成就了很多掛曆明星,周迅就是一個。

當時謝鐵驪正在籌拍電影《古墓荒齋》,憑一張掛曆幾張照片,就敲定她飾演片中的小狐狸。

被名導發掘的素人絕非只有美貌,好看的皮囊千篇一率,衝天的靈氣才會在人群中閃光。

十七歲的周迅,尖尖的小下巴裹挾著濃濃的嬰兒肥,一雙大眼睛要多機靈有多機靈。

就是這份平面媒體也掩不住的靈動,又勾住了導演謝衍的眼睛。

原來周公子曾經也是一位被演技耽誤了的美人!

但是,能被才華秒殺的美貌,當真可以含笑九泉。

當時是1994年,藝校畢業的周迅為了愛情來到北京。

她的情人是位搖滾歌手,很有才華也有很個性,是最容易把周迅擊倒的那種男生。

但愛情改變不了拮据的現實,周迅工作不多,搖滾歌手收入更是微薄。

這時候,能收到謝衍電影《女兒紅》的邀請,對於周迅從各方面來說都是雪中送炭。

這位導演,一輩子就只來得及拍兩部電影,兩部都有周迅,足見喜愛之深。

《女兒紅》講述一個特殊時代的沉重的愛情故事,不滿20歲的周迅尚顯稚嫩,但已經擔得起「沉重」中的那份伶俐。

所以,她能在1996年進入陳凱歌的法眼,並非奇蹟。

那時候的陳凱歌,剛拍完《霸王別姬》,正是狀態最好、意氣最盛之時。還蓄勢三年,《風月》堪稱滿弓之箭。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陳導的原意是讓周迅飾演女主角「如意」!

最後還是擔心周迅太年輕,無法駕馭那麼複雜的人心,猶豫再三終以鞏俐換之。

一個新人,換掉就換掉唄。

但周迅就是會讓陳凱歌覺得不忍,不僅好言相慰,還給她安排了一個小舞女的角色,以示喜愛。

他喜歡鞏俐學院派的紮實大氣壓得住場,也欣賞周迅這種沒有科班經驗、注重感覺的表演,稱她是「很好的心靈溝通者」。

周迅的靈當然不止於此,她尊重自己的感覺,更懂得學習前輩的經驗。

《風月》拍攝現場,只要是鞏俐和張國榮的戲份,她一場不落地觀摩學習,拼盡全力地吸取營養。

後來,小舞女掉下的那顆眼淚,成為觀眾記憶中的珍珠。

對導演來說,好演員若將可遇,終不可得,遇到過,就記一輩子。

1998年,謝衍執導的第二部也是他本人最後一部電影《花橋榮記》,再請周迅。

仍是客串——相對於內容本身,她太小了。

但這位一襲白衣的「羅小姐」,那一秒鐘如雪櫻般的笑,值得「盧先生」的一生痴心。

本片已經讓人有了很明顯的感受:周迅之美,在骨不在皮。

很快,婁燁和李少紅就給她機會,幫她明確了清晰的個人表演腔調。

還是1998年,婁燁拍了《蘇州河》。

這次,周迅終於當上主角,而且一人飾兩角。

人們驚嘆於一個新導演手法的另類別緻,也為那個聲音暗啞的女孩和那個漫不經心的男聲所傾倒。

周迅第一次演女主角,就愛上了她的男主角。

此後不斷重複,彷彿按下了自動回車鍵。

大概對她來說,回報一個角色最好的辦法就是完全地摒棄現實中的自己,百分百投入,片羽不留。

這種做法的好處顯而易見,《蘇州河》中的牡丹和美美,在某種程度墊定了周迅後來的表演風格:

極度的隱忍、毀滅一切的悲愴,以及一種迷亂的說不清道不明的美。

那時候的周迅,就是這樣憑心意去演、去愛、去表達,以為分手就是世上最大的心痛了。

她不知曉,世上還有比悲傷更悲傷的結局。

該片完成後在國際上拿了大獎,周迅更在巴黎電影節榮膺影后。

但因違規參展,該片沒有辦法被國內觀眾看到。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