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妃和乾隆最寵的女兒,疼愛超過嫡女,皇帝為她從小養女婿

2018年09月17日     10,658     檢舉

令妃是乾隆最愛的人嗎?

這不好說,但我們相信,在弘曆某個人生階段,魏氏是他身邊最重要的人,這從對待子女就可見一二。

乾隆二十一年的七月十五,當時還是令妃的女子生下了與皇帝第一個孩子,固倫和靜公主。在不久的將來,她還會成為貴妃、皇貴妃,連續生下五個子女,但是這都取代不了人生中第一個孩子在父母心中的地位。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小公主降生僅僅不到三個月,就被指婚額駙成袞扎布的幼子拉旺多爾濟。有許多人說,這毫無疑問是場政治婚姻,但身在皇家,哪一段姻緣沒有政治因素呢?我們應該去探討,乾隆是如何將政治博弈與兒女親情融合在一起的。

史料記載,成袞扎布一共有九個兒子,但是皇帝格外喜歡老七拉旺多爾濟,指婚當面,他僅有兩歲大,卻長相漂亮,舉止機靈(這個年紀,還看不出英俊,也看不出智慧,只有著人類最原始的表達)。

延禧攻略的額駙長這樣

這門婚姻,無論對愛新覺羅,還是對蒙古博爾濟吉特,都是大喜。額駙的爺爺策棱便是康熙的女婿,娶了當時的十公主,同時戰功赫赫,風光一時。親上加親可以鞏固他們在當地的勢力,但同時,也給乾隆插手其家族事務的契機。

額駙一經選定,三歲便從蒙古被送到北京,養育在紫荊城中,天子腳下。可以這麼說,固倫和靜公主的丈夫,本質上與任何一位滿族富家子弟無異,有著相同的生活習慣、禮儀道德。

女婿知根知底,令妃與乾隆當然放心。但是乾隆要的又不僅這些。

前面我們說過,在成袞扎布九個兒子裡,額駙只是老七,雖然聰明卻也年幼,因此成袞扎布的繼承人是成熟穩重的老四。

當拉旺多爾濟長到十歲時,乾隆突然下令,剝奪其四哥的繼承資格,改立額駙為世子。這一舉動,可以說是弘曆為女兒的未來考慮,同樣更能看做皇帝的計謀:兒子從小養在我這裡,離開父母時還是懵懂無知,我立他為你們首領,不愁不忠心。

拉旺多爾濟十一歲,弘曆特意選擇了一特殊禮物賞賜:京城生意最好的一家當鋪……並且令內務府全權打理,言外之意,女婿只需要坐著收錢就好了。

我們見過賞賜珠寶古董的,直接送給一家店舖,還是頭一回見。

不僅如此,當遠在蒙古的幾個兄弟開始分家產時,乾隆又是一道聖旨,直接干預了分配結果:額駙分得絕大部分。

現在我們跳出故事仔細思考,皇帝這麼做,是出於愛嗎?相信是的,他愛女兒,想要給她最最富足的生活,同時愛屋及烏,對女婿也無限好感。但是這愛……有點溺,不是想把孩子養大,更像是要養廢。

我們都知道,清代的八旗制度下,有滿漢蒙三個民族,其中蒙古各個部落為努爾哈赤、皇太極等人開國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是同時,他們也處於需要維繫和忌憚的狀態。拉旺多爾濟的爺爺,是一部首領(台吉)、執政官,地位十分高。那麼乾隆有沒有通過軟化其後代,徹底斬斷矛盾的心思呢?

公元1770年,和靜公主下嫁。

出於不捨,老皇帝(是的,老皇帝,大豬蹄子這時已經60歲了)決定讓女兒和女婿留住京城。

在查閱史料時,我們發現:和靜的婆婆病逝,按禮制,兒媳應該前去奔喪。但是弘曆放心不下啊,蒙古彼時太冷,他擔心舟車勞頓,女兒吃不消,於是下令……再等等吧。這一等,就是兩個季度,轉年天氣漸熱,這才放行。要知道,富察皇后的嫡女也是和親蒙古,可是當得知公公病逝時,乾隆是毫不猶豫地讓她上路。

公元1775年,固倫和靜公主病逝,年僅20歲。這個從出生就讓父母費盡心血疼愛的女兒,還是不能逃過英年早逝的命運。

那時候,令皇貴妃已經年長,多次生育使她的生命力漸漸枯竭,長期臥床養病。就在和靜公主去世沒幾個月,魏氏也走了,不知道這回是否是被悲痛擊倒的。

妻子死後,拉旺多爾濟積極地投入戰爭,打算建功立業,畢竟對於一個不到三十歲的男兒來說,均有血氣。乾隆命令親信緊緊盯住女婿,不讓他冒險,避免受傷。那麼此時,皇帝想到的是什麼?是不願讓一蒙古部落首領脫穎而出?還是念及亡女,愛屋及烏?恐怕他自己都分不清了吧。

本文參考資料:

《清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