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解析:魏瓔珞贏了,吳謹言卻輸了

2018年08月30日     41,358     檢舉

吳謹言可能是運氣最差的於正女主角了。

《延禧攻略》爆了,秦嵐、聶遠還有佘詩曼這樣的過氣演員都跟著爆了,身為女主角的她,反而是反響最平淡的那一個。加上最近又被央視點名批評耍大牌。可以說是連那點本就不高的觀眾好感度也犧牲了。

說穿了,吳謹言到底不是宮裡的魏姐,可以靠著動動嘴皮耍耍小聰明就擺平一場又一場的紛爭。即便吳謹言在微博規規矩矩道了歉,也還是被全網嘲得一塌糊塗。

娛樂圈也到底不如清宮人好糊弄,咖位沒到那一步,你就沒資格任性,就算任性,也沒人為你買單。

眼看老一輩演員越走越遠,對大家也算是個警醒,流量總有一天是要刷完的,好看的臉蛋總有一天也是要看厭的,對一個演員來說,長久的立身之本還是演技。

就拿《延禧攻略》的最後兩集來說,吳謹言被佘詩曼壓得死死的。

繼後斷髮那場戲,佘詩曼就把嫻妃對皇帝那種又愛又恨的感情表達得淋漓盡致。

本來是眼神憤恨地拿著刀質問皇帝,「我有一百個一千個機會殺了你」,但轉念一想到自己心頭的軟肋,突然眼神又柔了下來,「我的心我的感情沒有辦法容忍,我不可以傷害我的丈夫。」

揮刀斷髮,就像斬斷情絲。徹底死了心之後的繼後,眼神是渙散的而錯亂的,臉上卻又浮現出一絲詭異的微笑,這個表情,很生動地折射出了繼後信念崩塌之後逐漸扭曲的內心。

這場戲,有層次有變化,將嫻妃這十幾年來從善變惡,由愛生恨的整個過程都凝縮到了這幾分鐘,讓這個人物異常地飽滿而有血肉,那一刻真的恍惚覺得,佘詩曼演的才是一個女主角完整的一生啊。

鏡頭再切到吳謹言,她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jpg式的表情,伸著脖子仰著頭瞪著眼睛。這時候的魏瓔珞,本該說出振聾發聵令繼後清醒的台詞,結果被吳謹言這麼一順溜念出來,就感覺蒼白乏味,更加襯得繼後聲情並茂。

吳謹言說台詞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毛病,就是她嘴巴的開合很大,但眼神跟上半部面容卻是呆滯的,這種面部上下的衝突就令表演看起來相當違和,很容易讓人出戲。

誰能想到,魏瓔珞確實是個冷麵殺手,朝鮮冷麵殺手。

魏瓔珞本是整部劇裡經歷最為複雜的一個人物,她的一生,是跌宕起伏愛恨交織的一生,貫穿了乾隆王朝的起落。結果被吳謹言這麼一演,演成了一個相當扁平枯燥的紙片人。少女初進宮是這個眼神兒,當了令妃也是這個眼神兒,中年生了三個娃還是這個眼神兒。

是,魏瓔珞的性格就是外表倔強不肯示弱,但作為演員,就應該盡力用各種細節去體現這種倔強,而不是僅僅用臉用表情去撐倔強。

吳謹言也不是沒有嘗試過整個面部都動起來,可是過猶不及。有兩場表演相當浮誇的戲,一是面見高貴妃,裝傻充楞吃藕粉丸子,二是為給皇上治療疥瘡,大聲辱罵皇帝。雖說魏瓔珞確實是在裝瘋賣傻博取信任,但吳謹言沒演出裝,只演出了傻……

如果說拿40幾歲的佘詩曼跟28歲的吳謹言比演技不太公平的話,我們可以拿幾個同年齡段的女演員來對比一下

寧靜演《孝莊秘史》的時候,29歲,也是演了大玉兒從草原少女成長為孝莊文皇后複雜的一生。

大玉兒不諳世事的時候,初見多爾袞一眼傾心的時候,眼神是這樣的

做了皇太后,為保護兒子利用感情與多爾袞周旋的時候,她的眼神是這樣的

有一場大玉兒與多爾袞對峙的戲,馬景濤跟寧靜面對面飆淚,那場景一下就變得相當有感染力

大玉兒警告想要篡位的多爾袞,他當年寫過「誓保吾皇,不生異心」的誓書,如有違誓就將短折而死。大玉兒一面心裡藏著對多爾袞的深厚感情,一面又為了保住兒子的江山不得不,心中百般糾結,忍不住痛苦落淚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