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當了潑婦,我的日子舒服多了

2018年08月07日     14,819     檢舉

上週,我見了兩位故人,幾年不見,大家變化都很多,其中一位紅光滿臉,神采飛揚,我笑道:看來日子過得很不錯嘛!

朋友幽默地說:

自從當了潑婦,日子那叫一個舒心,你看她,愁眉苦臉的,就是因為什麼人都要忍,什麼事都要受,搞得自己肝氣鬱結,還得看中醫。

我笑得不行:當潑婦就這麼開心啊?

朋友半真半假地說:

那當然,當潑婦真的很開心,那些欺軟怕硬的人,看見我的潑婦樣,自動遠離我;主管不公正?那是對別人。那些喜歡嚼舌根的人,看見我就自動閉嘴了,日子不要太舒服哦。

這已經是我這個星期第二位向我表達當潑婦好處多的人了。

前幾天,我寫了一篇文章,引起了太多讀者的共鳴,有一位讀者給我講了她的故事。

讀者生長在一個普通家庭,父母勤勞、踏實,與人為善,從小就教導她做人要善良,要對別人好,要寬容大度。

可以說,這幾乎是她的家訓,在父母的影響下,她性格溫順賢惠,很好說話。

後來,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下面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兩人按照當地的風俗訂了親,口頭約定聘禮10萬,次年結婚。

後來,到了聘禮環節,未來公婆說由於家裡情況不是很好,還有兩個子女,拿不出10萬這麼多,只能拿5萬。

姑娘一家雖然心裡不樂意,但一向不習慣與人相爭,還是答應了。

可是,最後,未來公婆連5萬都沒有拿,只是象徵性的拿了2萬出來,意思了一下。

就這樣,姑娘還是嫁了過去,父母心疼她,給了她16萬當陪嫁,讓她在公婆家好好過日子。

婚後第二個月,婆婆就明確告訴她,既然在這個家裡生活,就得自己出生活費,一人2000,夫妻倆就給打個折,每個月給3000好了。

姑娘和老公一個月的收入差不多8000,給3000倒也還能承受,就答應了。

但後來,姑娘發現,已經工作的小姑子和小叔子全部免費吃喝在家裡,不用給一分錢,而且小姑子經常隨意拿她的東西。

姑娘雖然不高興,但也不好意思因為一瓶化妝水或者一條圍巾這種事和小姑子起衝突,只能默默忍受。

最令她不舒服的是,無論小姑子買什麼,婆婆都誇她有眼光,懂得疼愛自己,而自己賺錢給自己買點什麼,婆婆就唧唧歪歪個沒完。

再看看自己老公,對這一切完全無視,偶爾跟他抱怨一下,他會不耐煩地說:那是我媽,我有什麼辦法?

就這樣,姑娘在這個家裡鬱悶地生活了兩年,終於動了自己買房子的念頭,她平時生活挺節省的,兩年裡的積蓄和父母當初給的陪嫁,距離首付並不遠。

娘家的父母也支持她搬出去,盡全力幫助女兒買房,可以說這房子基本就是姑娘一家出的。

本以為日子終於可以鬆口氣了,結果小姑子也要結婚了,婆婆說女兒沒有陪嫁容易受欺負,希望她把自己的陪嫁拿出來,給小姑子撐腰,了不起算借的,以後有錢了還她。

姑娘又急又氣,也很慶幸,因為那筆錢已經拿去買房子了,可是婆婆不相信她身邊已經沒錢了,家裡雞飛狗跳了好一陣。

又過了一年,小叔子要結婚了,女方條件不錯,要求有獨立的婚房,婆婆又把腦筋動到了她身上,讓她把自己的房子騰出來,給小叔子結婚用,至於他們嘛,再搬回來住就是了。

姑娘把希冀的眼光投向老公,老公說:只是暫借一下,過段時間就還咱們了。

那一刻,她知道完全指望不上這個男人,忍了這麼久,她也忍無可忍了。

和婆婆大吵一架,說你小兒子結婚是你們的事,我的房子誰都別惦記,我就是把它捐了,也不會給你們用的。

婆婆大驚,這媳婦不是一直都逆來順受的嗎?指著她的鼻子罵:都說長嫂如母,你對自己的小叔子就是這樣的嗎?

她冷笑一聲:

長嫂如母那是指他媽已經死了的情況,現在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嗎?你兒子結婚你自己操心去。

婆婆被氣得半死,趕緊把女兒叫了回來,小姑子指責她不孝,要她下跪給自己的母親道歉。

她也豁出去了,指著小姑子的鼻子罵:

行,你孝順,那你先把自己的房子給你老公的弟弟去,等你做到了再來跟我說話,做不到之前給我滾遠一點。

姑嫂又是大吵一架,然後,婆婆和小姑子一起找她老公,說你老婆簡直得了失心瘋,跟個潑婦似的。

一向不管事的老公,這一次倒是沒缺席,說她這樣對自己的母親和妹妹,實在是太過分了,要是不好好道歉的話,自己跟她沒法過了。

姑娘抱起孩子,利落地說:

你以為我很想跟你過?自從嫁到你家,舒心的日子一天都沒有過過,想離婚是吧?明天我就找律師好好跟你們掰扯掰扯,屬於我的錢,一分都別想少給,孩子的撫養費,缺一分,我告到你們家雞飛狗跳。

那一刻,她真的是抱了破釜沉舟的想法,結果卻有點意外。

一直囂張跋扈的婆婆,自動消失了,為母親撐腰的小姑子,偷偷溜回了自己家,「孝順有作為」的老公突然就低眉順眼了。

在那之後,婆婆似乎不敢正面跟她起衝突了,小姑子回家看見她也繞道走了,老公對她也有些忌憚。

雖然她們在背後偷偷叫她潑婦,她也無所謂,最後,她跟我說:

誰不想當個優雅的貴婦啊,可是你周圍的環境允許嗎?你優雅,別人就踩到你頭上拉屎了,所以,我只好選擇當個潑婦,說實話,自從當了潑婦,我的日子開心多了。

想起一位文友的故事。

文友結婚很早,並且很快有了孩子,老公屬於才華有限青年,一直都想賺大錢,但基本上都是拿出去的多,拿回來的少,家裡的開銷和孩子的生活費都得靠她寫文換取微薄的稿酬。

有一次,她簽了一本書,出版後她可以拿到近一萬塊版稅,她也早早就把這一萬塊錢做了打算,可是書已經出版了半年,她也只拿到了2000塊錢。

那時候,我們沒有名氣,沒有資源,更沒有人脈,有天深夜,她很喪地在群裡問大家,該怎麼要回這筆錢。

有些熱心的讀者紛紛給她建議、鼓勵她,有個讀者問她:她們到底欠了你多少錢?

她回答說,已經給了2000,還剩8000。

對方說:不就是8000塊錢嗎?

文友耐著性子解釋道:

可能8000塊錢對你來說不是很多,可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下半年我兒子上幼稚園,全靠這筆錢了。

我以為經過文友的解釋,對方應該理解她的處境了,結果她說:寫文章的人不是都應該很清高的嗎?怎麼老是錢錢錢的?太讓人失望了。

這幾年來,文友被生活壓迫,賺錢又十分辛苦,還要受這種莫名其妙的攻擊,她再也不願意忍了:

是,我是很俗,因為我要吃飯,我要養孩子,你不懂我的苦,就別要求我清高。

對方見文友敢反駁,立刻怒了:像你這麼俗的人能寫出什麼好書來,你出的書我一本都不會買的,最好這輩子都不紅。

我們周圍一直有這樣的現象:

當你受到公婆的欺負反抗時,她們不會去指責你公婆欺負你是不對的,反而對你的反抗各種指責;

當你在公司受到不公平對待生氣時,她們不會認為你的上級主管不公正,反而對你沒有逆來順受各種指責;

當你的正當利益受到侵害時,她們不會指責侵害你正當利益的人,反而會指責你斤斤計較;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