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美力,才是一個人的核心競爭力

2018年08月02日     5,827     檢舉

前段時間,吉林大學經濟學教授李曉的一段演講,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很火:

如果展開一幅世界經濟地圖,你會發現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比較優勢。

如美國出口的是金融服務,日本出口的是製造業技術,中國人出口的是勞動力,歐洲人出口的是古老的貴族文明積澱下來的審美,幾乎所有的奢侈品都來自歐洲。

審美是一種歷史積澱,前提是一個國家歷史、文化的連續性。

對個人而言,審美是一種品質和修養。一個審美能力低下的民族不僅素養、品格不高,道德水準也會有問題。

01

李曉教授說:

「今天,走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判斷一個人是否是中國人的標準,基本上就是服飾與行為。

相對於其他亞洲人,中國人的服裝搭配比如衣褲、鞋帽、鞋襪等的搭配基本是不合體的,遠遠一看便知道是中國人,在亞洲人裡韓國人喜歡穿著鮮豔,穿的素雅且搭配合理的多半是日本人。」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殘酷的事實。

日本韓國美學文化侵襲中國可以看得出來,在審美上,中國確實差一大截。

而審美的差,直接體現在文化層面、甚至於國家核心競爭力層面。

論美學輸出,日本有無印良品,有優衣庫,都是輸出日本美學服飾搭配;韓國有強大的娛樂產業鏈。而我們,確有所缺。

我不想大談特談一個民族的審美力有多重要,我想說的是,審美力,對於一個人,同樣至關重要,關於到這個人方方面面,生活、職場、外在形象。

美學家蔣勳說過一句話:「一個人審美水平的高低,決定了他的競爭力水平。因為審美不僅代表著整體思維,也代表著細節思維。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培養他的審美力。」

審美力,其實就是一個人的核心競爭力。

02

缺乏審美力的人

缺乏禮儀感

缺乏審美力的人,給人的感覺,總是缺乏禮儀感。

李曉教授在演講的時候,提到一個小細節。

很多大學生畢業時,穿著大褲衩,穿一雙拖鞋,露出帶毛的大腿,披著莊嚴而神聖的學士服滿校園跑。

「這樣美嗎?這樣對學士服尊重嗎?對大學、對知識尊重嗎?一點也不尊重。」

為什麼?沒有一種禮儀感。以隨意的心態,對待一件莊重的服裝,這便是缺乏禮儀感的表現。

微博上有一個很火的故事。

杭州一位27歲的小夥去相親,和相親的姑娘約會完回來,主動微信聊天,表示對對方感興趣,但被姑娘拒絕了。而拒絕的理由是,小夥子穿了一雙涼鞋去相親。

「太隨便了吧,我精心化了妝,塗了眼影,你卻穿一雙涼鞋過來?是不是太過分了!」

別覺得姑娘苛刻,很多人說,嫁人,重要的是內涵。可一個外表都不能拾掇好的人,未必就會有內涵。

更何況,在第一次相親約會,就表現出隨意而沒有禮儀的人,在以後生活中,未必對你的生活用心。

我能想像到該男子穿一雙涼鞋,可能搭配一條牛仔褲就來的場景。

你會隨便穿雙運動鞋就去面試嗎?一份工作尚且需要花心思打扮,整理妝容和服飾,那麼,一份終身大事,為什麼就不能多用點心準備。

也許小夥自己不覺得自己隨意,「這就是我的生活習慣呀」,對不起,說明你的生活中,實在是缺乏審美,以至於能允許自己穿涼鞋來相親約會。

缺乏審美力,必然缺乏禮儀感。

審美低下,不願意改變,邋遢,混亂,那你的世界一定也是邋遢而混亂的。重要場合穿得隨意,那你對任何事情,都是沒有禮儀感的。

03

缺乏審美力的人

沒有生活態度

韓國有一部電影,《偷鑰匙的人》。

一個27歲的男生,混得很慘,住在出租屋裡,晝伏夜出,沒有絲毫作息規律。髒衣服不洗,扔掉滿地都是;髒襪子到處亂扔,吃剩的外賣就放在桌子上,蟑螂爬來爬去。打開門,一股噁心味道撲面而來。

最後,這個男生被房東掃地出門。

在一個澡堂,他撿到一個殺手的錢包,殺手遭遇追殺,腦袋被重擊,失憶。於是,很自然地,這個男生住到殺手的房間裡去。

那是一處在高檔住宅區的豪宅,裝修精緻,家具、紅酒、衣物、鞋襪、甚至連微小的開酒器都擺放妥當,精緻到極致。

男生在這裡住了不到一個星期,亂得一塌糊塗,衣物亂飛,喝了一半的紅酒放在茶几上,空著,吃剩的披薩散落客廳,沙發靠枕被扔得到處都是,蟑螂又出來了。

為什麼我講這個故事?我想告訴大家,缺乏審美力的人,沒有生活態度。

你身邊應該也有這樣的人。無論住什麼樣的房間,都會把房間弄得很糟;無論穿什麼樣的衣物,最終衣物都會很髒。

給再多的錢,再富足的物質,他們也過不好自己的生活。

一個能允許自己住所混亂不堪的人,無論富有,貧窮,最終,都會混亂不堪。不是缺錢,是缺乏生活態度。

我想起麥肯錫合夥人李一諾女士演講中講的一個故事,她很小的時候,家裡窮,父母從鄉下調回城市,分到一套四十來平米的小房間,很窄,很破,很髒,很亂。

但母親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買了沙發,買了桌布,縫製了地毯鋪在地上,重新刷了牆壁,讓父親做了一個合適的茶几,親手設計了房間格局。

四十平米的房子,變成兩個小臥室和一個客廳的小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每一次回家,我都感覺到無比溫馨、溫暖。他們告訴我,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保持對生活的審美與熱情。」

林清玄先生說:「工匠把一把椅子做到無懈可擊,是生活品質。農夫把稻田種出最好的收成,是生活品質。窮人花最少的錢買到最好吃的豆腐,是生活品質。可見生活品質並不是某一階層、某一地區,甚至某一時代的專利。」

這就是生活態度,不將就,不湊合,即使貧窮,也要活得有姿色,即使深埋煙火氣,也有有味道。有美的欣賞,才會有美的生活。

《偷鑰匙的人》劇照

04

缺乏審美力的人

沒有生活感知力

演員黃渤喜歡攝影,他的圖片往往能抓住某一瞬間的簡單畫面,再看,覺得無比美好。

有一次黃渤在拍戲,海邊,風浪很大。

拍完戲,很累,黃渤沿著海灘走,提著單眼相機,慢慢踱步。忽然,不經意間瞥到海邊一塊小石頭上,一隻小蟲趴在那兒。

黃渤覺得很有意思,湊進去看。

「我發現它面對浩浩蕩蕩的海面,好像胸有成竹要做出重大決定,或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黃渤拿出單眼相機,小心翼翼咔嚓,拍下了一隻海邊小蟲沉思人生的畫面。

很多時候,人生不是活一個片段,人生是活無數個瞬間,如果你有足夠的生活感知力,你回絕躺著一下午,無所事事,頭頂藍天白雲是一種美;你會覺得幾個老友喝酒擼串看世界盃是一種美;你甚至會覺得上班路上,陽光很淡,風很涼,樹蔭成群,很美。

多數時候,生命的美意,是以一個個平凡瞬間呈現給你,只有你懂得,才會覺得動人。

王小波躺在草地上放牛的時候,覺得生命充滿美意。

「那一天我二十一歲,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

金聖歎《不亦快哉三十三則》中,令他覺得美好、有趣的,都是細碎的瑣事:

「夏日裡,披著頭,光著腳,自己撐著涼傘遮太陽,看壯漢一邊唱吳歌、一邊踏橘槔。水一下子洶湧而上,彷彿翻銀滾雪。不亦快哉!」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