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瓔珞:這個女人既狠又美,把醜話說到位,是更高的情商

2018年08月01日     20,028     檢舉

我問辦公室95後為什麼追劇《延禧攻略》,她說「爽點足」,主角魏瓔珞一點都不「弱白甜」,她的善良很有分寸,目標感極強,明白怎樣一步一步達成自己的目的。

聽了我就覺得,這難道不是職場要訣嗎?

君子報仇,當場動手

不到10集,魏瓔珞已經通過各種手段收拾了秀女烏雅、宮女錦繡、方姑姑和宮女玲瓏等,和以往宮斗劇進宮總要被虐不同,這個節奏基本上是兩集拾掇一個人,相當有戰鬥力,尤其收拾宮女錦繡那一段。

魏瓔珞的出挑讓和她一起入繡坊的宮女很嫉妒,特別是錦繡和玲瓏,錦繡用茶水淋濕瓔珞的被縟,覺得她不敢怎麼樣,卻沒想到瓔珞絕不手軟,她直接提了一大桶水奔進房間倒在錦繡身上,剩下的水又拿去潑錦繡的被縟,這段台詞很有參考性:

「我因為幫了吉祥受到誇獎你們眼紅,原本我入宮也不是為了交朋友,但今天必須警告你們——我,魏瓔珞,天生脾氣暴不好惹,誰要是再唧唧歪歪,我有的是法子對付她。你們以為管事的姑姑那麼有時間給你們分辨是非?這間屋子如果出了事,所有人一起被趕走。」

在錦繡已經服軟之後,通常劇情到這裡就應該翻篇了,但是魏瓔珞不依不饒,不僅要求她道歉,更進一步要求她去給自己整理被縟,錦繡深感羞辱,卻不得不照做。

我們把這個情節還原到職場中,每個女人都應該明白:

第一, 上班不是交朋友,不用當個「知心大姐」和上上下下打成一片,業績才是你的「免死金牌」。

第二,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早已OUT,生活節奏那麼快,十年之後你去哪兒找別人?蓄意挑釁你的人,必須當場被警告,表明原則和底線——變本加厲的侵犯,都是從一次又一次的試探開始,第一次就要堅決打回去。

第三, 醜話必須說到位,不然還不如不說,懟到關鍵點,下回冒犯你的人才能長記性。

既勇往直前,也懂得自保

魏瓔珞挺勇敢,能扛事而且不怕事,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很魯莽——魯莽的人往往不計後果,也控制不住情緒,很容易搬起石頭砸到自己的腳。

在第18集中,反派高貴妃藉口五阿哥連眼睛都是金色兆頭不祥,要活埋這個剛出生的小嬰兒(這可是未來《還珠格格》裡的永琪啊),情急之下,瓔珞取出皇后金印震懾住高貴妃,救下五阿哥。沒想到事後瓔珞的職場競爭者、比她資歷深厚的宮女明玉反向舉報:「魏瓔珞未獲批准,擅自取用皇后金印,假傳懿旨,是死罪!」

這時,瓔珞讓人拿出她當時手持的所謂「皇后金印」,大家才發現,那只是一方硯台裝在了金印盒子裡,假裝舉著震懾高貴妃。

機靈的女人即便情況危急,也能考慮周全,不因為救別人,而讓自己陷於險境。

在實際職場與生活中,並不是所有好心都有好結局,防禦措施比空洞的善良更有效:開車上路會遇見碰瓷,如果沒有裝行車記錄儀,無謂增加很多解釋的麻煩;老人孩子當街暈倒,最好有見證人或者拍照,否則家屬不明就裡,被救者說不清狀況,這種好人當得多少有點鬱悶。

還有經常被求助的熱心同事,包攬了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工作,做得好和你關係不大,做不好很可能被甩鍋,是不是一開始就要長個心眼?既給出幫助,也不至於捲入不必要的麻煩。

善良是美德,但為了好意不被辜負,需要給善良穿上一件鎧甲,以防意外。

跟明白人不說暗話,對老中醫不用偏方

魏瓔珞與純妃一起對抗高貴妃,在救下五阿哥之後,質問原本和她統一戰線的純妃:「我斗膽問一句,五阿哥黃疸症發,真的是因為高貴妃?」

純妃反問:「你憑什麼質疑本宮?」

魏瓔珞回答得很有邏輯:「一來,過量服用烤餅和糖糕,是愉貴人自發行為,高貴妃只能引導,不能控制;二來,醫生說吃這些食物只會增加五阿哥患病機率,並不一定真的會得病,高貴妃沒有必要為了不能確定的事去冒這麼大風險;三則,高貴妃如果真要動手,為何不搜查清楚,留下一封血書,這不是自找麻煩?」

純妃面色平靜地問:「既然你早知道有問題,為什麼反口幫我?」

瓔珞答道:「因為高貴妃逼人太甚,稚子無辜,她非要將五阿哥置於死地,我只好反咬一口。」

純妃這次的回覆相當不善:「紫禁城的孩子原本就多災多難,享受錦衣玉食,必然付出代價。」

魏瓔珞說:「可以理解,但不苟同,人若對稚童下手,與禽獸無異。」

雖然這段主角光環有點重,但是,挑明真相未嘗不是應對繁雜情況的辦法。

曾經有人問我,在複雜問題面前不知道說什麼怎麼辦?犯了很多次錯誤之後我發現,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不如乾脆說實話,尤其面對資源和閱歷遠勝於你的人。

有句話叫「對明白人不說暗話,跟老中醫不用偏方」,因為一眼就會被識破,對事情的推動沒有作用。而各自亮出真正的觀點,明白雙方的底線,才能給未來確定規則。

比如純妃和瓔珞的這段對話,兩個人都不說假話,尤其純妃,無論難聽還是好聽,說的都是自己真實的想法,也得到了瓔珞真實的應對。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